存档

    我们学校大一新生住在郊区的新校区。09年入学的时候,校区周边尚处在开发状态,各种工地建设热火朝天,好不兴旺。当时猪流感闹得人心惶惶,我倒霉赶上感冒发烧,紧张的校医务室大夫强制我隔离观察。隔离区在校区外的一栋楼,四周人气不高。

    一天晚上,肚子饿了,到宿舍下面的一个小超市买吃的。在我寻找泡面饼干的时候,超市里进来几个工人。这些人的样子,每个在当代城市生活的人都不会感到陌生,就是新闻中常提及的农民工。他们不修边幅,行动很谨慎,看上去有点放不开。总之,他们是再普通不过的农民工。他们找了一阵,在放酒的地方一人选了一瓶二锅头,塑料瓶装着的最便宜的那种。辛苦工作了一天,晚餐想喝点小酒吧,我这么想。他们排队到收银台结账,一个人发现旁边摆着小袋的花生米,可能没想到居然花生米还有这么卖的,正好下酒,高兴地拿起来。四周找了一遍,估计没有在包装上找到价格标签,再凑到架子前看,也没看明白。他举起花生米问收银员,这个怎么卖?收银员说,三块。他愣了一下,把这包花生米放在手里掂了掂,停了几秒,然后转身不好意思地放了回去。往架子上看,也没有别的更合适的下酒菜。他们就单拿着二锅头,说笑着走了。

    他们的乡音很重,超市我也买好了泡面走到了收银台,听到夜色中飘来的隐约的说话声音。他们高兴地去工地宿舍喝酒了。

    不久我的“危险”属性被解除,搬出了隔离地带。我却始终忘不了那个小超市里,那袋被人拿起来、仔细打量,却没有被买走的花生米。还有拿起它的那个人,把它放回去时脸上的表情。

    生活中看多了开豪车的人,穿名牌的人,满面红光、挥金如土的人。但只要一想起那天晚上所看到的小细节,我就想,这个社会可不是都是这样的大人物。我的爸爸妈妈,还有这些辛苦节省的工人,其实他们每天都为了鸡毛蒜皮的开支纠结,他们是庞大的小人物中的一员。他们勤恳对待生活,实打实地过日子。虽然有时显得寒碜,但很踏实。

    有时我还想,谁也没资格站在高处评论他们。我们奋斗,将来我们犹豫地拿起又放下的东西,只不过从花生米换成别的。这就是生活。

    c’est la vie.

2012年05月2日 | 归档于生活 | 没有评论
标签: ,

无觅相关文章插件,快速提升流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