存档

       候导的《戏梦人生》,是一部自传性质的电影。虽然相当于一部纪录片,但其艺术水准丝毫不差。

       李天禄老人是台湾的国宝级布袋艺术大师。他于日据时代出生,很小就跟着父亲学习家传手艺。母亲去世后,继母刻薄,他很小就跟着剧团演出闯荡。他之后入赘剧团团长家。此后抗战爆发,布袋戏被禁,他转战台北出演哥仔剧,结识了女朋友丽珠。布袋戏解禁,他的剧团与时俱进上演了一些日军宣传剧,和日本人有了不错交情。一家人逃避空袭到南部,失去了两个亲人,自己也染上疟疾,而事实上日军第二天就投降了。

      李天禄老人在《恋恋风尘》中也曾出演。那个睿智的祖父,是这部剧的旁白口述者,也是主人公原型。其实《戏梦人生》,可以看做《恋恋风尘》的前传篇,是普通台湾人在不同时代的故事(编剧也都是吴念真)。老人的一生颠沛流离,闽南语娓娓道来,平静淡泊。

     电影有几段很长的布袋戏。候导似乎很喜欢通过电影做记录工作,记录风景和迷人的台湾本土文化。一段是《白蛇传》里许仙和青白娘子在杭州钱塘江相遇,一段是改编后的日军洗脑宣传剧。后者值得一说。一个台湾人向日军保证,他作为第二帝国国民,一定会为大日本帝国尽忠。他独自英勇地爬上山峰据点,摧毁了敌军(即国军)的通信线路,结果被国军发现乱枪射死了。日军作为螳螂后的黄雀,又射死了这些国军。日本军人抱着奄奄一息的“勇士”,安慰他。勇士表示,他为天皇尽忠,死而光荣。最后,小戏台上升起了太阳旗,日本军人向他致敬。

      这部日军宣传剧,是在一个葬礼上演出的。葬礼的死者,几乎就是剧中主角的翻版。葬礼很隆重,升着太阳旗。日本人在台湾五十年,半个世纪的皇民教育,其影响不是转眼能消除的。以前是被清廷遗弃的岛民,之后被教育是日本的国民,光复后又被告诉自己是“中国人”。所以之后的二二八惨案,在于台湾人对自己身份认同的迷茫的丧失,彼此的不信任撕裂了和平。而惨案本身,又加剧了这种不信任。从李天禄老人的一生,能看出这些关系角色转换的纠葛。台湾的历史,毕竟和大陆不同,尤其在对待日本的态度上。

      候导的电影是真正本土化的台湾电影。毫无疑问,也是了不起的华人电影。

2012年07月19日 | 归档于读书 | 没有评论
标签: ,

      侯孝贤电影专场,今天上午连续放映《海上花》和《戏梦人生》。两部电影的长镜头,几乎达到令人发指的地步。一如既往的沉缓风格,气氛压抑。

      《海上花》曾经由张爱玲改编,拍成电影时又经编剧朱天文裁剪。片中人物几乎都用上海话对白,场景全在昏暗的妓院室内,不见天光,整部片子的色彩都是煤油灯下的暗黄色。真把张爱玲笔下的上海滩世界拍的生灵活现。

      开场的饭局,酒客先是猜拳,后来戏谑一对情人。就记得洪老爷一直在劝大家“口契 老酒”。

      刘嘉玲扮的周双珠,通达人情,淡薄超然,处事平坦公正;李嘉欣扮的黄翠凤,精明泼辣,性格火爆,很有打算,是戏中最西洋化的人物;还有日本女星羽田美智子扮演的沈小红,左右逢源,举棋不定,最后被甩后也还能风度依旧。梁朝伟的上海话说得很别扭,还是说起广东话来流畅爽快,演的阔公子稍显懦弱,跟本身的气质很相符。洪老爷是最出彩的人物,圆滑庸俗,人情练达,做事得体,而且一口上海话说起来很利索。片子如果少了他,上海味就淡了不少。

      虽然都是风流场中的妓女,人物的性格计较却分得清楚。不顾世俗礼节的束缚,男女间的勾心斗角显得肆无忌惮,因而也更率真热烈。如果不是事后看剧评解说,里面的很多机巧都不能领悟。张蕙贞被沈小红率众打后,在王老板面前不露声色,只是貌似不经意一句话,提醒沈小红可能有鬼。王老板再问,她也不肯多说了。王老板认为她“是个戆大,沈小红说了你多少坏话,你倒替她瞒着”,其实早已中了人家的套。之后疑心之下,果然被他发现沈小红姘了个戏子,两人闹翻。

      双玉被骗,拖着五少爷喝鸦片酒,又哭又闹。其实在小说中,鸦片酒是假酒。双玉极有心机,从发现被骗到想出这个法子,既保全自己贞洁刚烈的名声,又给自己个台阶下,还挣了讨价还价的本钱,真是心思缜密。

      电影展现了旧上海的风月场声色。从服装到首饰,从器物到酒局,从谈吐到行为,都是晚清风格。女子的清装,和油灯下的鸦片烟,细节处都很精心,使一股老旧味铺面而来。

    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配乐。当然了,侯孝贤的配乐一直都很精彩。本部电影由半野喜弘配乐。每组人物的配乐都相对固定,且彼此不同,搭配性格和场景发展恰到好处。音乐烘托得片子更幽深,更暗淡。

     若有若无的灯光,幽深诡异的音乐,加上超长的镜头、缓慢的节奏,还是很容易使人入睡的。

2012年07月19日 | 归档于读书 | 没有评论
标签: ,

      上午早起去看了侯孝贤导演的《恋恋风尘》,我看的第一部候导的电影。

      《恋恋风尘》,英文名Dust in the Wind,英文名和中文名都极精彩侯导是台湾本土电影人。本剧编剧吴念真,同样以写台湾小人物故事闻名,本剧带有自传性质,主人公阿远依稀是当年的吴念真自己。小人物在台北的奋斗,一个人独自的辛苦打拼,为理想和爱情备受折磨。电影的风格平淡悠扬,叙事不大起大落,平稳的长镜头,将宝岛的优美风景展现地淋漓尽致,配乐也恰到好处。台湾的年轻人,他们的成长经历,能让人触碰到海峡那边的真实。

      阿远15岁时辍学,来到台北求生计。一年后,初恋阿云也来到台北。他们发现现实的台湾和想象中的不太一样,日子很艰难。这对恋人虽然穷困,但互相慰藉,彼此扶持。阿远后来去金门服兵役,用书信和阿云联系。阿云独自在台北,书信终敌不过身边活生生的追求者,她和送信的邮差结了婚。阿远久盼不到阿云的信,从弟弟的来信中得知情况,在宿舍伤心痛哭。

     电影的慢节奏,似乎不特为说这对情侣的故事,而是尽可能多地展现台湾的风情。乡村里穿过隧道的老火车,山林中的森林上方流动的云影,安静的月台,台北的夜摊和电影院,金门澎湃的大海,海滩上的汹涌波浪,天边的夕阳和金光……一切悠然的景物,都显得十分自然。阿远的理想和抱负,在其中沉浮。

      知道阿云离他而去的消息,他哭得声嘶力竭。自己青梅竹马的恋人,也敌不过生活的苦磨,在对未知的恐惧面前选择投降。这是电影里情感表达最激烈的一段。如果爱情都不能长久,生活到底还有什么值得期待?命运,捉摸不透。阿云的决定,也是可以理解的。

     电影的最后,阿远复员回到家乡。想起了片子开始时,小火车穿过一个个隧道,停在月台,他和阿云一起牵手沿着铁轨回家。一样的山水。现在他穿着阿云为他缝制的衣服。家中的弟弟妹妹吵吵闹闹,阿公在地里种番薯。台风刚过境,远处的山青云美,树木摇动。阿公反复唠叨,种番薯比种高丽参辛苦。

     电影最后的画面,定格在乡村美丽的风景。电影的主题,除了奋斗和爱情,似乎还有淡淡的乡土情结。

2012年07月18日 | 归档于读书 | 没有评论
标签: ,

无觅相关文章插件,快速提升流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