存档

      (一)开始

      午后,穿堂风吹过教室旁的走道,白色的阳光刺人眼睛。简陋的教室里传来读书声,狭小的校园格外静。我等下一节课开始,给二年级的孩子带一节英语课。时间尚早,我要找个地方坐下躲避日光。

      走道里坐着两个人,她们谈着什么。我走近,向她们摆摆手,在稍远点的椅子上坐下。她们一个是学校的老师,一个似乎是学者——她们礼貌性地点头,继而转过头接着说话。我戴上耳机,说话声音仍然飘进我的耳朵。

      女老师正在说她的故事。她说话很慢,纵使不想听,每一句也清楚听到。热浪和学生读书声,混杂着老师缓缓的叙述,耳边听到的歌曲声,一切模糊在一起,让我身处梦境。

 

(二)镜中月

     你问我们学校里这些个女孩子和男孩子懂不懂谈恋爱?我看不懂。他们现在只知道疯玩,哪儿想到这么多。虽说你调查过,小孩子从小学五年级开始懵懵懂懂知道那么一点儿,那他们肯定是瞎玩儿凑热闹。我肯定,起码我班上的学生是没谈恋爱的。

     你问我读书时什么时候开始有这个意识,有没有谈过恋爱。嗯,这我还不好说,得想想。好久以前的事情了。有的。不过不是我喜欢别人,是班上一个男生喜欢我。我一直不知道,也是好多年后才从别人那儿听说。

     我老家是湖北的,湖北一个小地方。喜欢我的那个男生,和我初中一个班。当时我不知道他喜欢我,现在回想起来,他在班上太普通太普通,我没一点印象。也记不起来他对我有过什么表示。小男生嘛,脸皮薄,也许不好意思说。我一直也不知道。初中毕业了,我考上高中,继续上学,他没考上,不读书了。

     不再见面了吧,他三天两头往我家里跑,帮我家里做这做那。我们那儿很老传统,他这样做大家都晓得为什么。我妈呢,看不上他,加上性子差,脾气不好,直接不客气说了他一顿。自那以后,他也不来我家了。那时我在上学,我妈什么都瞒着我。

     这样我跟他两不相见好多年。后来我毕业,大学没念上,出去打工。他留在家里。你知道,农村里结婚是很要紧的大事。在城市里三十多四十多单身的多得很,但在农村是很丢脸的。他家里催着他结了婚。他和他妻子一起奋斗,在镇上买了房,后来又买车,生孩子。在普通人眼里,他是成功了,什么都有,样样齐全。

     一次我回家,看以前初中的好姐妹,她跟我说起他。她说,那时候他那么喜欢你,转眼现在都结婚有孩子了。我很奇怪,因为我是第一次知道他以前喜欢我。我仔细想,还是连他的样子也想不起来。姐妹不相信我居然一直不知道。我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,毕竟被人喜欢是一件好事,自己竟全然被蒙在鼓里。回家问我妈,才知道所有的事情。对我来说,我只是知道了以前读书时的一件小事,对过去的少女时代多一份自豪和浪漫色彩。我妈又告诉我,他的家不太平,和老婆天天吵架打架。

      我大了,他也大了。过去的事即使现在知道了,不过是增加一些青涩回忆。

      至于我,马上就要说到了。

 

(三)爱别离

      我打工时喜欢上了一个人。他是河南的,一米八的个子,长得很高很帅。单只是跟他站在一起,我就说不出欢喜,觉得很有安全感,面子上有光。你不要笑话,我是一个浪漫的人,喜欢长得标致的人。他对我也很好,我们两个想结婚。我带他回家见我爸妈,他们不同意。你要知道,我们那儿对河南人多少带点偏见。河南人多,他老家比我们这儿穷,条件差。我和他结婚,得住到河南。我爸妈就我和我姐,没有儿子,他们舍不得我,不想让我吃苦。

      我能怎么办?我那时年轻,和他感情又好得不得了,就狠下心离开父母和他结了婚。河南的农村不如我们那儿,他家又比当地一般水平低。条件真的不好,我过得很不习惯。但是路是我自己选的,我们俩感情好,我跟着他,什么都顾不上。我每天都很开心。我们有了一个孩子,男孩儿。现在念小学,聪明绝顶,长得跟他爸一个样。我一看到他就想起他爸爸。

     是的,我现在没丈夫了。他出去打工——具体做什么我不清楚,好像在建筑工地工作——在一次事故中死了。一个不知道什么东西打中他,送到医院后走的。一个活生生的人走了,我和我们的儿子留在世界上。我还得生活,就带着儿子来到北京找机会。我换过很多工作,最后才在这所小学暂时安定下来。

     我的小孩子,他现在读五年级,脑瓜儿好用,就是玩性大,心思不在学习上。我将来还得花大力气好好带他。

     你不要同情我,我不是那种惨兮兮以泪洗面的人。生活就是这样的。你看,我如果不说我的故事,你眼里我就是再正常不过的普通人。我不喜欢别人用一种特别的带怜悯的眼神看我。

 

(四)求不得

     丈夫不在了,我也不回河南过年,我回湖北的老家。我爸妈还在,我跟他们一起。过年嘛,就是大家扯扯闲话,村里谁谁又如何如何了诸如此类。以前喜欢我的那个男生,据说他和老婆越吵越厉害。我知道,村里人肯定也谈论我的事。

     过完年我回北京。一天我手机响,是一个湖北的陌生号码。真奇怪,我一下子就想到是他。我心里雪亮,料到他想说什么。果然是他,说的话和我想的丝毫不差。他跟我说,他听说了我的事,知道我现在一个人,带个小孩子。他日子过得不开心,和老婆说不上两句话就吵架,没人理解他,很憋屈。他说,他以前就喜欢我,现在喜欢我更胜从前。他愿意离婚,什么都不要,和我一起过,他肯定待我儿子跟亲儿子一样。我一口回绝了他。

     你应该也支持我的做法吧!我相信他是真诚的,没有同我说谎。但我已经不是初中时他所知道的女生了。他以前就没有真正了解我,我也不了解他。过了这么多年,他对我的一份感情还停留在当年的年少冲动。要是他真的和我相处一段时间,肯定会失望我不是他想的那样。男人就是这样,对得不到的东西想得不行,一旦得到就会冷淡。我比他冷静,我知道这些。还有,他不是我喜欢的类型。我甚至回想不起他初中时是什么样子,他不出众。我是爱好浪漫的,我的感情全给了我的丈夫,现在给了我儿子。我不是年少青春了,没有耐性再跟他慢慢磨合,过平淡日子。

     我拒绝了他。他很失落。对他而言,也早该跳出来。

     你想的不全对,也不全错。他没有喋喋不休再打电话烦我,但也不是再无联络。他还是离婚了。他卖掉房子和车子,自己要了二十万,其余给了老婆和孩子。他来北京,和我见了一面,告诉我这些。别误会,他不是破釜沉舟来找我告白,而是跟我告别。他很苦闷,说不想在老家呆了。我问他将来要去哪里,他说随便,越苦越累越好。他那时准备去郑州,跟人做生意。后来又去四川,现在好像在陕西。

     而我,你看到的,坐在这里跟你在说话。

 

(五) 钟磬音

     你问我现在有没有男朋友?没有。儿子是我现在的全部,我为了他也不想再结婚。我最喜欢的还是他爸爸。

     我也不担心以后养老的问题,不去想以后的烦心事。我不愿意为这些琐事困扰,每天不开心。我是爱好浪漫的,过得快乐很重要。

     不,不会。我跟他是永远不可能的,最多我们是好朋友。

 

(六)  尾声

      “叮铃铃铃……”。耳边真切响地起铃声,这节课结束,我该准备进教室上课。操场上瞬间挤满玩游戏的小孩子。我摘下耳机,更清晰感到周围的嘈杂。从梦中惊醒一般。

      我忍不住看一眼这位老师。她体面坐在那儿,脸上笑眯眯的展开眉眼。她们也起身了,我们打个招呼。穿过破旧的校园,我走进教室,打开课本,脑中却静不下来。

      教室里没空调,白色的阳光依旧明晃晃的。下午的世界,缺点烦躁的蝉声。

2012年06月19日 | 归档于生活 | 没有评论
标签: , ,

无觅相关文章插件,快速提升流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