存档

      2012-08-13

      距离上次骑车,快二十来天了。电影也好久没看了。隔了这么久,原因是这段时间有点事情忙。暑假的尾声已经响起了。

      今天在周边转悠。明光桥—明光东路,然后向南走了一大段。这段路穿过水果批发市场那一块地方,人声嘈杂,车辆拥挤,具有十足的市集气氛。各种口音的人在路上走动,还听到了熟悉的家乡话。在离学校如此近的地方,有如此生动新鲜的市民区。眼见着走到了学院南路,于是原路返回,骑进了政法大学。政法大学不是我说它,像个鬼城,黑灯瞎火地没有学校样子,倒更像社区休闲中心,全是进来散步的人。从政法大学的北门出去向西走,到了大钟寺。大钟寺的广场上,跳舞的人群好壮观,粗略估计得有快两百号人,摆的整整齐齐,有统一的音乐。帝都人民的娱乐生活真是丰富!继而拐向北,沿着中关村东路,走到了以前跑马拉松时进去过的京客隆,然后返回。

      回来时,从大钟寺往南走,直接走到了四道口。四道口一块果然还是非常繁华。

      今天最大的收获,是见识了壮观的跳舞大军。那些大妈和阿姨们的精神头真好。

2012年08月13日 | 归档于生活 | 没有评论
标签:

      2012-07-24

      昨天跟鲁同学提到最近常去国家图书馆,今天就组队去了。国家图书馆关门后,一起围着国家图书馆转了转。

      看王小波的一定都知道万寿寺。国家图书馆北边有条万寿寺路,夜间它颇为冷清。沿着它走,两边都是居民区,一片黯淡。既然称之为万寿寺路,我们就在寻找万寿寺。拐过一条道路,看到了它。万寿寺的外观很宏伟,明显是经过修缮维护的。占地面积大,虽然已经大门紧闭,能从外面看到里面的楼阁和飞檐。

      万寿寺的后面,有一条小胡同。我们拐进去。里面昏暗至极的路灯光,一个抬头看到公共厕所里,十分破旧露出水泥色的天花板。继续往里走,瞬间感觉进入乡村,拥挤不堪的小巷子,两边破到不行的房屋,坐在门口乘凉的人,乱跑的小孩子。能闻到生活垃圾的臭味。这条胡同是死胡同,走到尽头的一家后回转。

      这是我在北京城区迄今为止见到的最落魄的地方,按我的想法,实在不适合人居住。是不是一直以来美化的“胡同生活”,所谓老北京风情,实际上都是这幅光景?现实中的和回忆中的,总不尽然相同。像这条胡同,我觉得完全可以稍加改造,让它更好。

       这是现实的困惑。

2012年07月24日 | 归档于生活 | 没有评论
标签:

      2012-07-23

      今天的夜游是三人组合,时间跨度长,一路都在扯淡。目的地是奥林匹克公园。

      从北邮北门出发,沿杏坛路北行,沿着三环路在北太平桥往北拐,一直顺着北太平庄路走到牡丹园站。转向西行,在建德桥往北行,觉得在高速路旁边骑车无趣,遂改从祁家豁子街穿过街区到了北辰西路。北辰西路往北,进去奥林匹克中心逛了一会儿,感觉很好。出来之后三个人绕着北辰桥的桥洞绕了两圈,找不到进公园的入口。于是极其屌丝地把车锁在高速路旁边的护栏上,进去了。

      鸟巢和水立方,流光溢彩,旅行的人挤在里面参观,吵吵闹闹很有生气。大学几乎每年都不止一次来,每次的心境和感触都不同。我们决定去寻找那记忆中曾经豪华无比的厕所,留下点什么。结果找到后发现,今不如昔,再也不如以前那么干净宽敞了。纷纷感到期望破灭,神伤不已!

       新栽的银杏树下,有一圈圈的公共凳子。我们在上面坐了很久,扯了很多。受到很大触动,因为感到自己生活的节奏和追求真的不能算尽力。与奋力拼搏的人一比,时间和光阴都被浪费了。有怎样的付出,就有怎样的收获。惭愧自己的散漫,简直是对生命的谋杀。环境对一个人的成长还是很重要的。

      十点多开始起身往回走。广场上的人流都散了,空荡荡的,工作人员在收拾地下的垃圾。繁华过后显出冷静面目。从放自行车的地方走,再次穿过北辰桥底充满尿骚味的桥洞,沿着四环路一直向西走。在环路上骑车,颇需要注意力。我们在健翔桥上转弯时,没注意前方路况,一辆公交车飞快地迎面过来,正和我们照面,可着实吓了一跳。再次转弯在安翔桥,向西沿着志新路,走到成府路东口。在这里和邹分开了,他往北走,鲁同学和我沿着学院路往南走。回到学校已经十一点多。

      夜极好。槐树下走着,不时雨丝一样的冰凉之物落在手臂上。去时看到,道路边缘前天暴雨过后的渍水退了,在少许低洼处留下一些泥印子。回来时,看到一个人坐靠着电话亭讲电话,几个清洁工人就这么枕着衣服睡在马路边,洒水车刚刚过去留下湿润的水痕。

      生活都一直往前走,自己有时觉得仿佛会被同侪落下。

      今天谈话的主题,是个人感情问题。什么时候能不一个人呢?大家最后义气地表示说,一人得道,给众人介绍。嘿,真是好样的!

2012年07月23日 | 归档于生活 | 没有评论
标签:

       2012-07-14

       今天拉上了同学,本打算去后海骑车来着。

       从交大南门出发,高粱斜街走到西直门桥,上环线沿西直门内大街向东走,再南下新街口南大街。东走,到前海,然后被汹涌的人流挤出来,寸步难行。双休假日的这一带,人气爆棚。毅然决定原路返回,穿人迹罕至的胡同。东绕西绕,超过堵成屎一样的大街车辆百来米,心中充满成就感。后来决定去逛景山。上鼓楼西大街,经过钟鼓楼。钟鼓楼的人同样多到令人发指。然后向南,经过地安门,看到关门打烊的秋栗香。景山后街的灯火幽暗,树荫下看到景山上的亭子亮着灯光。景山后街向西走,拐到景山西街,再拐到文津街。北海桥的栏杆明显比以前高,北方的白塔在黑暗中的光亮,极肃穆庄严、又显慈悲。气派的国家图书馆旧馆同样大门紧闭。然后走上了西四南大街,向北走到学院南路。回到南门,吃了点烤串。

       北京是故都。国槐树下的落地碎花,抬头邂逅的红墙古建筑,遛狗乘凉的老人,环线上的路灯,在夜里仿佛能与人沟通。历史赋予她独特神秘之美。但四处可见的工地和破碎的灰墙,不可调和地宣示着她的改变。传统的现代,都在这里。

       今天的骑车讨论议题之一,是蛋疼问题。自行车的构造的确不适合男生,因为自行车座让两个蛋蛋很尴尬,长时间骑车会让它们受委屈。不知道专家们是否研究过这个问题。

2012年07月14日 | 归档于生活 | 没有评论
标签:

      2012-07-11

       刚买了一辆自行车,算偿了一个夙愿。

       晚上骑着它到电影资料博物馆看了一场民国范儿的家庭喜剧。散场后,从小西天的牌楼出来,一路向南,骑到西单后回拐,走上辟才胡同,又北拐上天平桥大街,从阜成门内大街东骑回西四,原路返回学校。

       帝都的夜景和白日不同。或许夜色之下,所有的瑕疵都模糊退居黑影中,所有美丽更添一种朦胧韵味。

       暑假的漫长假期,我准备多逛逛北京城。

2012年07月11日 | 归档于生活 | 没有评论
标签:

无觅相关文章插件,快速提升流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