存档

     高中我最稀饭的老师是谁?――魏红雨!

     高中我最钦佩的老师是谁?――魏红雨!

     高中我遇到的最有性格的老师是谁?――魏红雨!

     用他自己的话说, “虽然我看上去像杀猪的,其实我是教书的.”他一脸胡茬,不拿本书走在街上的确可能被误作杀猪的。不过那也没关系,对不起人的外貌丝毫不影响他一表人才.英俊潇洒.玉树临风.气度不凡.风度翩翩的内在。

     大魏之所以被称为大魏,是为了与小魏区别,这是隔壁19班的叫法。初识大魏,是06年刚进一中暑期夏令营之时。似乎就在昨天,记忆却模糊了。他从开始就很有个性:第一节课开始讲中国历史,从几千年前扯到清朝,把正课时间拿来扯淡。不是每个人都听进去他的历史课,但绝对每个人都喜欢他的课——不用上正课,轻松!上课他穿短裤来,脚踏凉鞋,说得一股子带劲,唾沫星子横飞,时不时讲几个笑话,笑得我们人仰马翻。大魏就这样给我们留下好印象,让我崇拜他。毕竟在号称公安第一看守所的一中,这样幽默有趣的老师很少见!

     正式开学进入高一,我们的语文老师不是他。他每天在隔壁班上课,班上笑声总传到我们这边,听得我们心痒痒。在高二时,学校领导在对我们班语文成绩一次次“刮目相看”后,为我们换了语文老师,不错,正是大魏。大魏因此做了我们一年的正式老师。

     大魏的第一堂课,班上气氛HIGH到爆,第一次见识这么好玩的老师!大魏上课基本不带备课本,基本不用参考书,脱稿上课,基本全靠记忆而且不出错。不太计较一题一题的做题技巧,不强塞文学术语,而看重整体读懂读透文章,这和我遇到的其他语文老师不一样。在高三,我遇到一位和他教学方法几乎完全相反的语文老师(靠教参上课,上课就灌输解题技巧疯狂追求做题效率,不停做题讲题,题外话从不多说一句),对比之下更怀念大魏领导下的黄金时代。高二有篇课文《孔雀东南飞》,讲刘兰芝和焦仲卿的爱情悲剧。他和我们探究焦母的人格,最后竟然得出一个结论:焦母有恋子情节!正因为焦母长年守寡,她爱上了身边唯一的儿子,不然何以这个母亲千方百计拆散儿子和贤惠妻子、棒打鸳鸯呢?这个结论一出,全班瞠目,尽数雷倒。他的个性可见一斑。上《纪念刘和珍君》一课,他题外话又说了很多,说八九十年代他所听闻的首都的事情,告诉我们真正应该纪念的。他也是值得佩服的。

     单说大魏性格幽默、为人豪爽,不足以成为我钦佩他的全部理由。作为一个语文老师,他的学识完全撑得起场面,简直是博学多才,才高八斗!每个晨读课,他选择一首古诗词让我们背诵。诗词全凭记忆,默写在黑板上。一次班上“诗人”同志心血来潮,准备考考他。他不知从哪里翻出一首诗,自己稍作加工后发给大魏,问是谁写的。大魏回答,这诗前几句是谭嗣同的,最后一句就是你自己的了。“诗人”无语落败,吾等听闻后纷纷膜拜。大魏常常跟我们吹嘘他记忆惊人,是真是假也无从判别了。但他上课时引经据典,信手拈来,我们做资料时碰到的诗词他一般能背诵,是确实的事。大魏的诗词课最有味,每个典故必讲得详详细细,引申又说半天,大家无不佩服。

     有才的老师往往爱耍点名士架子,讲课口吐莲花,课下就撒手不管。大魏不这样。他是我高中碰到的最负责的老师之一,勤勤恳恳,从不偷懒。高一的语文老师,学期开始交一篇作文,学期末也发不下来,甚至作文本也不见了。大魏要求每周一篇周记,两天之内全数阅完批完。他改周记,全是真性情,遇到感兴趣的文章,评语写上两页的也不少见。大家在底下传阅周记本,不是为了看文章,而是为了看大魏的精彩点评——这样的良苦用心,也只有精力旺盛的大魏能做到。

     大魏有才是一回事,但有才并不能得到领导们的“青眼相加”——看看领导眼中他的”教学成果”吧!他带我们和隔壁两个班的语文,每逢考试往往两个班的高分加起来也敌不过另外一个奥赛班。这又有什么关系呢?在我心中,大魏把我带上一条阳光大道,他带我领略了风光,看过奇景,窥探奥秘。他教我们欣赏语文的美,这种感觉,不是靠不胜其烦背诵写作手法、背诵参考书上的文言文翻译、死记高考满分作文、靠题海突击能得到的,也不是分数所能给予的。大魏在办公室里很没面子,被其他老师有意无意开玩笑,说起来是我们太不争气!大魏有时也跟我们“吹灰面”,痛心疾首骂我们恨铁不成钢,号称要采取题海风格。但事后他又会说,如果我也整天做题讲题,那我就不再是魏红雨了!为霸气的大魏鼓掌。

     回忆起高中生活,没有同学不喜欢大魏。大魏是谁?大魏是在朝读课时摇头晃脑自娱自乐地大声朗诵的人;大魏是在中秋节要全班同诵《水调歌头·明月几时有》的人;大魏是肯花一个多星期的所有课时教我们唱古代词曲,看《林妹妹进贾府》,自由朗诵的人;大魏是跟我们嘻嘻笑笑,不摆架子,有话就说的人;大魏是认认真真批改周记,认认真真写评语,从不偷懒的人;大魏是会敲人脑袋,极其“狠毒”的人;大魏是抱怨归抱怨,但从没放弃过我们这个“无药可救,毫无纪律”的班的老师!

      我很困惑大魏这么有才的人为什么会败给靠参考书讲课的老师。才学差别这么大,但为什么大魏会屡屡落败?也许大魏是不屑,但不屑不能证明什么。生活有时需要浪漫,有时却又需要现实与功利。也许,激烈残酷的高考战场,不适合大魏的中正之道?

(高考后写的回忆文章.做了小修改. )

2012年07月4日 | 归档于生活 | 没有评论

无觅相关文章插件,快速提升流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