存档

最近看了一些前人的笔记,觉得很有意思。它们比较轻松,又有点猎奇,体裁短小,很适合作睡前读物。

《阅微草堂笔记》

纪昀的作品。他更为人熟知的称呼是纪晓岚,这得感谢狂轰乱炸的《铁齿铜牙纪晓岚》系列电视剧。在电视剧中,纪晓岚机智又充满正义感,与和珅斗智斗勇,甚得皇帝倚重。历史上的纪昀没有如此风光。他虽才高八斗,被乾隆委任编撰《四库全书》,但乾隆帝仅仅将他视作一介书生外加滑稽者,不怎么在正事上看重他。但毕竟是在皇帝身边摸爬滚打,纪昀对世俗的一套溜须拍马功理解深刻,见识也非常犀利露骨,讽刺起伪君子来针针见血。这部笔记就显示了他的文学功力和老练的洞察本领。小说中屡次出现狐仙,但狐仙大都不可恶,不似聊斋那么情节惊悚,更多时候是以写狐来写人。

这部笔记语言生动幽默,戏谑的尺度把握得很好,读来令人忍俊不禁。

《浮生六记》

沈复的作品,感人至深的一部作品。中学语文课本上曾节选过其中片段。季羡林曾说,古今称颂的散文篇章,多是以真感情动人(大意如此)。此话诚然。沈复从小时候的事情写起,写到自己与妻子相识、成亲、相伴、分离的生活琐事,不以情节取胜,单凭诚挚感人。语言清新淡然,十分雅致。

如果能遇到像沈复妻子一样的伴侣,两人感情能像书中所写一般真挚美好,当真是幸事了。

《耳食录》

(清)乐钧作品。多记鬼神之事。每篇故事都不长。

语言上成就一般。仅作消闲之用。

《醒世恒言》《喻世明言》《警示恒言》

冯梦龙编撰作品。大名鼎鼎的”三言二拍”中的”三言”部分,话本小说。每话的质量参差不齐,宣扬传统的价值观,因果报应,贞节烈女,仁义道德之类的。有名的杜丽娘怒沉百宝箱就出于此。

靠情节取胜。话本的痕迹十分明显。

2013年03月22日 | 归档于读书 | 没有评论

话说广东潮州府揭阳县有赵信者,与周义相交。义相约同往京中买布,先一日讨定张潮艄公船只,约次日黎明船上会。至期,赵信先到船,张潮见时值四更,路上无人,将船撑向深处去,将赵信推落水中而死,再撑船近岸,依然假睡。黎明,周义至,叫艄公,张潮方起。等至早饭过,不见赵信来,周义乃令艄公去催。张潮到信家,连叫几声,三娘子方出开门,盖因早起造饭,夫去后复睡,故反起迟。潮因问信妻孙氏道:”汝三官人昨约周官人来船,今周官人等候已久,三官人缘何不来?”孙氏惊道:”三官人出门甚早,如何尚未到船?”潮回报周义,义亦回去,与孙氏家追寻四处,三日无踪。义思:”信与我约同买卖,人所共知,今不见下落,恐人归罪于我。”因往县去首明,为急救人命事,外开干证艄公张潮,左右邻舍赵质、赵协及孙氏等。


知县朱一明准其状,拘一干人犯到官。先审孙氏称:”夫已食早饭,带银出外,后事不知。”次审艄公,张潮道:”前日周、赵二人同来讨船是的。次日,天未明,只周义到,赵信并未到,附帮数十船俱可证。及周义令我去催,我叫’三娘子’,彼方睡起,初开大门。”又审左右邻。赵质、赵协,俱称:”信前将往买卖,妻孙氏在家吵闹是实。其侵早出门事,众俱未见。”又问原告道:”此必赵信带银在身,汝谋财害命,故抢先糊涂来告此事。”周义道:”我一人岂能谋得一人,又焉能埋没得尸身?且我家胜于彼家,又是至相好之友,尚欲代彼伸冤,岂有谋害之理?”孙氏亦称:”义素与夫相善,决非此人谋害。但恐先到船,或艄公所谋。”张潮辩称:”我一帮船几十只,何能在口岸头谋人,怎瞒得人过?且周义到船,天尚未明,叫醒我睡已有明证。彼道夫早出门,左右邻里并未知之,及我去叫,他睡未起,门未开,分明是他自己谋害。”朱知县将严刑拷勘孙氏,那妇人香姿弱体,怎当此刑?只说:”我夫已死,我拚一死陪他。”遂招认”是我阻挡不从,因致谋死。”又拷究尸身下落,孙氏说:”谋死者是我,若要讨他尸身,只将我身还他,何必更究?”再经府复审,并无变异。


次年秋谳,请决孙氏谋杀亲夫事,该至秋行刑。有一大理寺左任事杨清,明如冰鉴,极有见识,看孙氏一宗案卷,忽然察到。因批曰:”敲门便叫三娘子,定知房内已无夫。“只此二句话,察出是艄公所谋,再发巡行官复审。


时包公遍巡天下,正值在潮州府,单拘艄公张潮问道:”周义命汝去催赵信,该叫三官人,缘何便叫三娘子?汝必知赵信已死了,故只叫其妻!”张潮闻此话,愕然失对。包公道:”明明是汝谋死,反陷其妻。”张潮不肯认,发打三十;不认,又夹打一百;又不认,乃监起。再拘当日水手来,一到,不问便打四十。包公道:”汝前年谋死赵信,张潮艄公诉说是你,今日汝该偿命无疑。”水手一一供招:”因见赵信四更到船,路上无人,帮船亦不觉,是艄公张潮移船深处推落水中,复撑船近岸,解衣假睡。天将亮周义乃到。此全是张潮谋人,安得陷我?”后取出张潮与水手对质,潮无言可答。将潮偿命,孙氏放回,罢朱知县为民。可谓狱无冤民,朝无昏吏矣。

–《包公案·卷之七·三娘子》

《包公案》的这一话给我的印象很深。包公不止是法官,还是探长,法医,甚至是神仙。但这一话的情节丝毫不涉及传奇鬼怪,全是人的故事。有人谋害了别人,反去诬陷被害人的朋友。糊涂知县冤枉了好人。所幸的是卷宗记载有一处十分隐晦的破绽,在复核死刑时被高级法院的法官识出了。

“敲门便叫三娘子,定知房内已无夫。”

便是这一句话,当真妙极。因为潜意识里知道丈夫已经不在了,所以杀人犯进门就喊三娘子的名字。(在古时,妇女一般谨守礼教,很少有外人,特别是男性与之交流) 这是印证式的发问。这位火眼金睛的大人果然明察。

我觉得包公案里,这样的故事是好故事。细细体味一下杀人犯所处立场和他所说的话,顿时觉得微妙细致。如果把时代和背景一换,这完全可以是个现代心理剧。

2013年03月17日 | 归档于读书 | 没有评论

今天(3月17号)两会闭幕,新总理李克强参加新闻发布会。新华社一位记者问城镇化问题,说有人担心随着城镇化的推进,会有很多农民失去土地,进而形成一个新的阶层–城市贫民阶层,问总理怎么看。

李Sir的回答避开了城市贫民阶层这点。他说,中国的城镇化规模是人类历史上罕见的,是广大农民的愿望。同时,这一工程非常复杂,还需要各项配套改革推进。总而言之,城镇化有难度,但不会放弃。

这个问题是本次两会闭幕记者会上最有深度的问题之一。新华社的记者很懂中国的现状。城镇化是中国这片海域里即将扑来的巨浪,因为涉及到土地的分配流转,实在具有全局性的影响。(当年的土地革命和改革开放,无一不是先拿土地问题开刀。)这位记者提及农民会失去土地,让我想到去年回家时所见。

隔壁镇近年来兴起葡萄种植,而且已颇具规模。过年时,家里长辈带我走亲戚。这位亲戚在自家责任田里建起来一块葡萄园,据说所产葡萄的品质很高,因为靠近国道、临近镇中心,销路也不错。他希望扩大规模,但当地的土地已经很紧俏了,所以有意在我们那儿寻觅一块地方,托长辈们帮忙打听。他于是介绍了与土地主人的合作模式。

第一种,收租金模式。土地主人把地出租,接下来的十年或者二十年,客户每年向其支付定额租金。客户掌握了土地的所有使用权,原主人不得干涉。第二种,参股模式。土地主人出土地,客户出钱和其他资本,双方合作。每年分红一次,按股份投入比例分配盈亏。(土地按市价折算为股本。)对农民而言,这两种模式的差别在于,前者的风险小,旱涝保收,只要坐收租金就好;后者的盈利幅度可能更大,但如果年成不好,就会亏本,风险也大。

2013年的中央一号文件,提出要加强土地经营权的流通方式转变,鼓励建设集体农庄。这两种模式,也就是集体农庄的模式了。

我的想法是,这其实是很危险的。在土地租出去的这一段时间,或者10年或者更长,农民实际上就是无产阶级,丧失了土地经营管理权。十年的时间,足够时局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农民作为弱势群体,待到租赁期满,对于土地的发言权实际已经很弱了。那么不难想见,到时候土地兼并而来的”大农庄”会何等气派,零星的农民想抽身出来会何等曲折。这部分农民除了继续持有名义上的土地经营权”所有者”身份,将再无作为。

不知道国外的土地问题是如何解决的。集体农庄之路,或者说城镇化之路,潜在的风险很大。处在社会底层的农民如果不稳当,那是很危险的。我想,如何防止事实上的”大地主”出现,如何预防新的剥削阶层出现,尚待政策制定者们深思。

2013年03月17日 | 归档于观点 | 没有评论

实际上,今天已经是2012年三月份的第一天了。2012已经过去了。希望这篇晚到的总结不算毫无意义。

上半年,和几个同学一起去了泰山。

下半年,主线是”读研”。暑假回家一趟。回来后,纠结于保研、支教保研,最终坚定决心,走上考研这条路。7月份开始准备,然后坐冷板凳到1月份。这段时间里,人仿佛回到了高考前的备考阶段。种种无聊单调,再体验了一遍。

换了手机。买了Kindle。

看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书,觉得整个人的想法和看事情的角度越来越实际了。我背离所谓”自由派”,或者说网上甚为火爆的”右派”道路越来越远了。但我又不是毛粉。

家庭方面,我开始尝试理解过去我不能理解的微妙关系。分分合合,很多事情是因为钱,更多的是因为人。婚姻不完全等于爱情,特别当有了孩子之后,家庭就有了一份责任,直到爱情变为亲情。身体是最重要的,好身体比什么都有意义。

在写这篇流水的时候,考研的成绩出来了,还算不错。这又坚定了我的一个信念:只要付出,就有收获。

2013年03月1日 | 归档于生活 | 没有评论

无觅相关文章插件,快速提升流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