存档

不知道是否这就是成长。

打电话回家,妈妈突然说,你说话怎么越来越不如小时候一样放松自在,好像心事重重的。我一怔,是么。我本身从来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,但家人对我的感觉必然是错不了的。细想自己心里好像真的有种压抑的感觉。我不知道原因。

但我其实很想知道。我当自己是外人来看自己,没有什么值得如此心事重重的。不是说么,生活中没有过不去的坎,况且我也没有遇到什么坎。生活一天天提不起劲,日子过得像流水,一点儿激情也没有。

少年不识愁滋味,爱上层楼。爱上层楼,为赋新词强说愁。本没有什么大的愁绪的,是自己的心态不太平和或者积极?

2013年07月27日 | 归档于生活 | 没有评论

实际上,今天已经是2012年三月份的第一天了。2012已经过去了。希望这篇晚到的总结不算毫无意义。

上半年,和几个同学一起去了泰山。

下半年,主线是”读研”。暑假回家一趟。回来后,纠结于保研、支教保研,最终坚定决心,走上考研这条路。7月份开始准备,然后坐冷板凳到1月份。这段时间里,人仿佛回到了高考前的备考阶段。种种无聊单调,再体验了一遍。

换了手机。买了Kindle。

看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书,觉得整个人的想法和看事情的角度越来越实际了。我背离所谓”自由派”,或者说网上甚为火爆的”右派”道路越来越远了。但我又不是毛粉。

家庭方面,我开始尝试理解过去我不能理解的微妙关系。分分合合,很多事情是因为钱,更多的是因为人。婚姻不完全等于爱情,特别当有了孩子之后,家庭就有了一份责任,直到爱情变为亲情。身体是最重要的,好身体比什么都有意义。

在写这篇流水的时候,考研的成绩出来了,还算不错。这又坚定了我的一个信念:只要付出,就有收获。

2013年03月1日 | 归档于生活 | 没有评论

(一)

不久前新闻报道,贵州毕节一夜死了五个孩子。他们白天在街上流浪,晚上躲在垃圾箱里过夜,焚垃圾取暖时一氧化碳中毒。早上拾荒的老妇人发现他们时,他们身躯已经冰冷了。

新闻记者有后续报道。五个孩子最大的13岁,最小的9岁,都是堂兄弟关系。他们四处游荡,之前在别的地方被遣返过。因为父母大多在外地打工,他们被留在老家,又没有合适的监护人,所以基本上无人看管衣食无着。出事后,记者电话联系其中一个孩子的家长,是个后爸,他说,我们平时打工也忙不过来,哪有时间管他们!言语上甚是冷淡。

安徒生的童话《卖火柴的小女孩》大家都读过。可怜的小女孩在寒冬的大街上,一个人又饿又冷,倚在墙角划手中的火柴取暖,火柴划完了,她在火柴余烬的温暖中离开了世界。

今天这幕童话上演了。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,总是能见证好多奇闻。

(二)

2012年11月30号,郑州一座立交桥下,一名农民工走了。他躺在桥下20余天,期间120和救助站来过又走了。没人知道他的名字。只有一路人为他放了两挂鞭。

冻死了人(或许是病死的),这笔债该算到谁头上,阎王估计也分不清。随便在引擎里一搜,还有一条《凄风冷雨 流浪汉陈尸桥底》,这是广州的新闻。中国这么大,不知还有多少默默死去的,音信不闻的。

“朱门酒肉臭,路有冻死骨。”诗人杜甫在千年前的感慨,现在也入木三分。号称世界经济第二,要建设和谐社会的国度,是不是很讽刺?

2012年12月2日 | 归档于生活 | 没有评论

      直子二十岁生日那天,发生了很多事情。她和渡边在宿舍里吃过蛋糕,谈及死去的木月,感情激动。他们睡了觉。

      直子求渡边记得她,永远永远不要忘了她。“想到这里,我悲哀得难以自禁。因为,直子连爱都没有爱过我。”多年以后回忆往事,渡边知道了,这不是直子的爱情。    

      《挪威的森林》,大一读过一遍,大二读过一遍,现在又重读了一遍。其间零散地翻看过某些章节。里面关于青春的迷茫和缠绕,能不断有新的体悟。二十岁的时候,世界似乎还没准备好,就惶然地闯入其中,晕头转向找不着北。爱情、理想、责任,遥远像在天边,真切如在眼前。

       几天前,最小的铁哥们儿也满了二十。我们一起吃过饭,海扯胡吹,都不知道自己的明天会如何。明天,永远有,永远充满期待。希望我们更好地生活。

2012年11月3日 | 归档于生活 | 没有评论
标签:

      25号晚,打开电脑没多久,企鹅的图标闪了。是以前的一个小学同学。

      他问我,你还记得**和**吗?我在脑子里搜索了一会儿,不记得了。他接着提醒我,就是个子矮矮的,我们组的那对双胞胎呀!啊,我知道是谁了。怎么会忘记那对双胞胎呢。从小学到初中,两人一直同样个头,穿一样的衣服裤子,又可爱,是多少人羡慕议论不已的姐妹花。只不过他跟我提她们小名,我就不知道了。我说,我想起来了,怎么了?

      “大的死了!”他说。她前几天投的河,晚上一个人悄悄走的。人已经捞上来了。至于为了什么寻自尽,他也不清楚。

      那个姐姐死了?!这像是一则奇怪的、从遥远飘渺的外星球来的消息,我不情愿相信。如果今天是愚人节,我会当它是无聊的玩笑。但它不是玩笑。我惶然了,不知应该涌现出什么感情,才显得恰当。一个活生生的同龄人离开了,重要的是她自己选择的离开。该惋惜,还是该悲伤?

      记忆飘到小学时代。这对姐妹蹦蹦跳跳的样子,真切得不得了。二年级一次数学考试,姐姐考得比妹妹低,老师说,以后家里花衣服和糖果,姐姐要让给妹妹先。姐姐的语文成绩很好,字迹非常工整,考试常常是满分。初中也是一个班,她们和另一对双胞胎总被安排在运动会开幕式时作护旗手,四个人扯四个角走在前面,十分好看。恍惚之间,我在大学宿舍里,听到这个噩耗。

      在农村里,一个普通家庭培养一个大学生不容易。此刻她爸爸妈妈想必悲戚异常,万念俱灰。他们失去一个活生生的女儿,失去一个家庭的完整,失去一段20年的感情,也失去无数回忆和温馨。何至残酷至斯?

      一个人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,到底出于何种理由呢?这个世界有很多不幸的事情,甚至是悲惨的事情,在冷酷现实的社会里,每个人都受苦。但无论如何,生命多么宝贵,脱胎到这人世间殊为不易,实在不该放弃这段缘分。何况,家中的父亲母亲,留了他们在人间流泪悲伤,又于心何忍?

      成长必然伴随着离开的体验。小学时有个不错的哥们儿,暑假去打工的父母那儿玩,火车事故死了。初中时,有个同学夏天捉鱼,把自己搭了进去。以前只在懵懂中觉得惋惜,现在渐渐能体会到这份惋惜所指。自己长大了,对生命的价值理解更深刻了。每经历一次告别,就愈成熟一点。

      愈成熟,愈能学会珍惜生命么。“活着”,两个字说明了最大的道理。只有活着,才能有明天的希望,才对得起承担的责任,才有机会回报为自己付出过的人。何况,在现在这个危险横生的时代,没被特权车碾死,没被地沟油毒死,没潜规则玩死,更不得不感谢上天眷顾。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。

      人要为自己而活。如果有一天,没有活下去的动力了,就要想到,其实自己不光是为自己活着的。你永远无法坦坦荡荡、爽快利落地离开这个世界,而不留下一点儿存在过的痕迹。   

      走好,老同学。今生的遗憾来世补,祝愿你来世幸福。

南无阿弥多婆夜。哆他伽多夜。哆地夜他。阿弥利都婆毗。阿弥利哆。悉耽婆毗。阿弥唎哆。毗迦兰帝。阿弥唎哆。毗迦兰多。伽弥腻。伽伽那。枳多迦利。娑婆诃。

2012年10月28日 | 归档于生活 | 没有评论

九月的第一天,为自己定下计划:

     1.认真复习考研,扎实不浮躁;

     2.晚上回到宿舍,少刷网页,学习日语;

     3.填上去天津这个大坑;

     4.看不超过三场电影;

     5.看两三本闲书。

     如果有毅力,坚持也不是绝无可能之事。

     加油!

2012年09月2日 | 归档于生活 | 没有评论
标签:

中元节,又称盂兰盆节,是一个历史悠久的节日。老家的习俗,称之为“月半”,而且过节的正日子在七月十四。虽说不同地方的风俗不同,而连日期也不同,真该感叹中国的地大物博了。

     在家过月半,最重要的要给祖宗烧“包钱”。把纸钱分成一叠叠,用白纸包成信封状,在正面写“孝先祖***大人 收,***寄”一类的话,然后在背面纸缝上画个繁体的“封”字做押记,叫一份包钱。繁体的“封”字,要一笔写成,像画符一样,小时候还缠着爹爹学过,现在早已经忘得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 这样的传统,如果不刻意继承的话,以后也真就忘了。今天看完电影骑车回学校,在一个路口闻到烧纸的味道,望去发现有人在焚化纸钱。好像北京这边的风俗,纸钱的包扎无所谓,但烧的时候要在地上画个圈。在家烧纸钱,大人们不准我们拨弄纸钱堆,但今天看到的好几个人都在用树枝不断挑动着,又是一个不同处。

     在北京这样的大城市,惦记老传统的人还不少。慎终追远,其实也算一种“孝”的教育。

2012年08月31日 | 归档于生活 | 没有评论
标签:

       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。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

       参差荇菜,左右流之。窈窕淑女,寤寐求之。

       求之不得,寤寐思服。优哉游哉,辗转反侧。

       参差荇菜,左右采之。窈窕淑女,琴瑟友之。

       参差荇菜,左右芼之。窈窕淑女,钟鼓乐之。

      心中想的事情,和做出来的行动,似乎有较大差异。这种感觉,很纠结,很忐忑,很小心翼翼。一点迹象——也许是毫不相关的——就想很远,放在心里磨好久。以前似乎没有过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  清风有心,默然不言。明月不知,皎皎如昨。

2012年08月18日 | 归档于生活 | 没有评论

      2012-08-13

      距离上次骑车,快二十来天了。电影也好久没看了。隔了这么久,原因是这段时间有点事情忙。暑假的尾声已经响起了。

      今天在周边转悠。明光桥—明光东路,然后向南走了一大段。这段路穿过水果批发市场那一块地方,人声嘈杂,车辆拥挤,具有十足的市集气氛。各种口音的人在路上走动,还听到了熟悉的家乡话。在离学校如此近的地方,有如此生动新鲜的市民区。眼见着走到了学院南路,于是原路返回,骑进了政法大学。政法大学不是我说它,像个鬼城,黑灯瞎火地没有学校样子,倒更像社区休闲中心,全是进来散步的人。从政法大学的北门出去向西走,到了大钟寺。大钟寺的广场上,跳舞的人群好壮观,粗略估计得有快两百号人,摆的整整齐齐,有统一的音乐。帝都人民的娱乐生活真是丰富!继而拐向北,沿着中关村东路,走到了以前跑马拉松时进去过的京客隆,然后返回。

      回来时,从大钟寺往南走,直接走到了四道口。四道口一块果然还是非常繁华。

      今天最大的收获,是见识了壮观的跳舞大军。那些大妈和阿姨们的精神头真好。

2012年08月13日 | 归档于生活 | 没有评论
标签:

      The Economist 的八月四号刊中,专题报道了中国的华为。封面标题是本文的标题,“谁在害怕华为?”。这是个很不错的话题。

      华为是中国新兴企业的代表。这个公司在八十年代成立,到今天不过三十多年,就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企业发展成有十几万雇员、遍布全球的通信业巨型企业,营业额甚至一度超过了爱立信。外国人眼中的中国企业印象,不外乎抄袭、山寨、劣质,但华为不同,它走的是高科技道路,不是靠苦力挣钱,而且产品性价比高。华为在高新产业内站稳了脚跟,为新一代的中国企业树立了标杆。

      华为发家时的战略,《经济学人》提到,受到了毛泽东“农村包围城市”(to use countryside to encircle and finally capture cities)思想的影响。文章中没有提及华为独特的企业文化—加班文化,和它对员工脑力和体力的残酷压榨。华为的金字塔,塔基是无数基层员工的血汗和智慧铸成的。

      华为受到西方猜忌,主要因为:

     1.任正非早年的军队背景,使华为蒙上一层神秘色彩;

     2.担心华为的设备或代码有“后门”,在关键时刻(如战争状态)会倒戈帮助中方控制网络;

     3.怀疑中国政府在背后大力扶持华为,违背商业竞争规则;

     4.华为的经营结构和权力体系始终不公开透明,外人难知底细。

     基于这些原因,美英等西方政府对华为怀着戒备,不肯选择明显它来铺设国内的通信网。华为为了证明自己的设备和代码没有安装后门,花大力气请公关游说政府人士,还主动和国际检测组织合作来自证清白,但收效甚微。

     与其说是怕华为,不如说是怕中国。中国越强大,威胁就越大,因此捕风捉影的事情也越有市场。中国企业的特点,或者说华为的特点,在于韧性和坚持。所以,那就坚持吧,只要外国对中国的观点不变,那么对华为的猜忌永远不会停。希望华为望能坚持到那一天。

2012年08月12日 | 归档于生活 | 没有评论
标签:

无觅相关文章插件,快速提升流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