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主来了又如何——读龙应台有感

2012年07月10日

       龙应台其人,左右都不讨好。有人骂她台独,有人骂她亲共。

       早年她写文章,冒着生命危险反对威权,推动台湾的民主化和本土意识觉醒。历史前进,到二十一世纪,台湾向着他们那一辈人努力的方向前进了一大步——起码,“威权”不在了,民主到了。民主来了又如何?

       她的《新的“野火”,从哪里开始?》一文,写了她在新时代里的一些看法。她提出了自己对于民主的困惑。这些困惑恰好也是我心头的困惑。

     “……讲得更直白一点,如果专业告诉你,最迫切需要预算的是山区小学建立图书馆,或者中学艺术教育的深化,但是这些措施只能靠默默的投资、长期的耕耘,政治人物是不会去做的;一场一场声光绚烂的晚会,一砸几千万,却可以为他塑造形象,赢得选票。钱,就往那个方向流去。再加上民意代表代表懒惰,人民又不假思索,大家都成了政治人物的快乐消费者。

     我看不出这种这种公器的私用、这种权力对人的操弄,和从前的威权政治有什么本质的差别。反而,威权的统治者因为不需要选票考虑,他可能做长期投资和规划,即使不讨好;那需要靠四年一轮的选举的执政者,却往往选择牺牲长期的利益来换取眼前的权宜。而每一任执政者都以最短距离的眼前的利益为利益,社会发展永远像夜市里的流动摊贩、洼地里的违章建筑,急就章,而且品质拙劣。

     (你是否思考过这种矛盾?就是说,好不容易得到了民主,但是我们所创出来的民主,是第几流的品质?没有人愿意往回走的,可是,这往前走的路你看得见码?)”   

       以上是执政者需要考虑的问题。为国家掌舵的人,如果只是绞尽脑汁考虑如何保住自己的选票,不愿意扎下来做实事,非国家之福。选票政治的弊端之一是,拿选票的人会选择短浅利益。执政者既然不愿得罪选民,那么谁来“为之计深远”?

      还有言论自由问题。

      “……民主是竞争的,但是谁执政,谁就花得起钱,购买媒体,购买知名度,购买政治资本。在野的反对者没有这个优势,是活该。而在野反对者一旦得权,马上占尽资源。累积政治资本的钱,全是纳税公民的,而媒体,与他共谋。

      我看不出这种公器的私用、这种权力对人的操弄,和从前的威权政治有什么本质的差别。

  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  可是,问题是,今天的新瓶装了昨天的馊酒,那么谁是新时代的反对者呢?

      从威权到民主,不是从奴役到自由吗?或者认为“奴役的反面是自由”,根本就是一个错误的认识?”

      这些问题,是每个走向民主的社会都需要面对的。社会在大声疾呼,“要民主!”,却不见得真正做好了准备。民主固然是时代的趋势、世界的洪流,但不确定的人也不禁要问一句,“我们现在能创造第几流的民主?”。

      也许没有标准答案。

归档:观点 | 标签:
  1. 世界上有两种人:索取者和给予者。前者也许能吃得更好,但后者绝对能睡得更香。

无觅相关文章插件,快速提升流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