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心海棠的眼泪

2012年05月21日

  “小妹子对情郎——恩情深,
    你莫负了妹子——一段情,
    你见了她面时——要待她好,
    你不见她面时——天天要十七八遍挂在心!”

     金庸小说里,出彩的女性角色非常多。聪明机警的黄蓉,冰清素雅的小龙女,深情谋略的赵敏,工于心计的周芷若……她们各有特色,让人着迷。她们都能吸引我,但我自己最喜欢的女性,是《飞狐外传》里的程灵素。

     《飞狐外传》讲的是胡斐大侠少年成长的故事。程灵素在全书后半部分才出现,出场时很有特点:胡斐找毒手药王帮苗人凤治眼,路途中见到一片花圃,一个村女在整理花枝,于是向她问药王庄怎么走。

      那村女抬起头来,向着胡斐一瞧,一双眼睛明亮之极,眼珠黑得像漆,这么一抬头,登时精光四射。胡斐心中一怔:
     “这个乡下姑娘的眼睛,怎么亮得如此异乎寻常?”见她除了一双眼睛外,容貌却是平平,肌肤枯黄,脸有菜色,似乎终年吃不饱饭似的,头发也是又黄又稀,双肩如削,身材瘦小,显是穷村贫女,自幼便少了滋养。她相貌似乎已有十六七岁,身形却如是个十四五岁的幼女。

     借胡斐的眼,我们看到一个貌不惊人的“穷村贫女”,只有一双眼睛明亮至极。金庸笔下的女性,容貌纵然不是个个举世无双,也大都端正美丽。李莫愁心狠手辣,青春时也是江湖上的美人;金花婆婆当年位居四大法王之首,除了武功人品,也因为教中兄弟爱她美貌,甘愿臣服在石榴裙下;甚至不入流的丁敏君之辈,也是“虽非美女,却也颇有姿容,面目俊俏,颇有楚楚之致”。如此相貌,如此出身,在金庸小说中可谓独树一帜。

     论智慧,程灵素能在金庸笔下所有人物中排第一。“智而近乎妖”,用来形容她不为过。“灵素”取义于《灵枢》《素问》两部药学经典,正切合她身份。她是毒手药王的关门弟子,继承师父的遗作《药王神篇》;她培育出师父也没有成功的毒药之王七心海棠。她的本事,足以让她骄傲。

     从出场开始,她就料事如神,算无遗策。从见到胡斐第一眼,对他施以考验,之后赠花救人,不动声色指点胡斐绕开瘴气林,;她清理门户,手段利落、盘算缜密、机关精巧,将穷凶极恶的师兄师姐整的毫无招架之力,又心服口服;抢夺马春花,帮助胡斐化妆易容,在背后出谋划策,设计出逃路线,从虎口逃脱;掌门人大会,遇到石万嗔,施毒搅局,不露行踪;在庙中再遇石万嗔,设下连环局,毒死贪心的慕容景岳和薛鹤;替胡斐吸毒,怕自己死后胡斐殉情,故意不取石万嗔性命,提示胡斐真正的杀父仇人可能是石万嗔。直到临死,她还在替胡斐着想。

      聪明人,难得的是心好。程灵素施毒出神入化,心地却像个菩萨一般,从不滥杀一人,总留有余地。为王铁匠伸张正义。清理师门,她几次饶恕师兄师姐性命。即使在安排身后事时,也不直接点燃七心海棠的蜡烛,而是放在一边,给慕容景岳和薛鹤一个机会——如果不贪心,他们是不必点燃蜡烛看《药王神篇》的。

     程灵素在遇到胡斐之前,整天和一群用毒高手周旋,过着算计的日子。是以第一眼见到忠厚仗义的胡斐,就芳心暗许。可惜在她之前,胡斐已经先遇到了袁紫衣。袁紫衣貌美如天仙,武艺高超,胡斐心中始终忘不了她。而程灵素对自己容貌也颇为在意,虽倾心胡斐,将一颗心整个儿给了他,但知道终究无法占据他的心。无奈之下,只好和胡斐结成兄妹,一路陪他闯荡。

     胡斐是大侠,对于爱情却不能免俗。他左边是洒脱高贵的袁紫衣,右边是聪明体贴的二妹。久处之后,发现二妹虽然相貌不算丑,而且“一言一笑”,“自有一股妩媚的风致”,但她整天和毒物打交道,心思缜密,总让他感到“不妥”。说到底,胡斐终究喜欢美貌,而且二妹太过精明。精明的女人,总不讨男人欢喜。

     程灵素似乎也知道这些。她知道袁紫衣的存在,吃醋吃得很豁达。无论如何,胡斐心中总忘不了袁紫衣。她的付出全心全意,明知不能得到回报,还无怨无悔。

     在最后药王庙中,胡斐为救她出手,中了三种剧毒。

      程灵素握着胡斐的手,心如刀割,自己虽然得脱大难,可是胡斐为了相救自己,手背上已沾上了碧蚕毒蛊、鹤顶红、孔雀胆三种刚毒,《药王神篇》上说得明明白白:“剧毒入心,无药可治。”
     难道挥刀立刻将他右手砍断,再让他服食“生生造化丹”,延续九年性命?三般剧毒入体,以“生生造化丹”延命九年,此后再服“生生造化丹”也是无效了。
     他是自己在这世界上唯一亲人,和他相处了这些日子之后,在她心底,早已将他的一切瞧得比自己重要得多。这样好的人,难道便只再活九年?
     程灵素不加多想,脑海中念头一转,早已打定了主意,取出一颗白色药丸,放在胡斐口中,颤声道:“快吞下!”

      程灵素用自己的性命救了胡斐的性命。吸完毒血,她对胡斐说:

    “大哥,你和我都很可怜。你心中喜欢袁姑娘,那知道她却出家做了尼姑……我……我心中……”

      直到最后,她丝毫没有怨恨胡斐。她爱胡斐,心中说不出话来。“可怜”是她对自己的评语。世上的剧毒无药可解,终究因为没人肯用自己的命救人。她爱胡斐,放弃了自己的命。或者是她知道无法得到胡斐的心,不如就这样了结。用情郎身上的毒血,毒死了自己,救了情郎的性命。

     她的柔情蜜意,她对他的好,她的痴情,胡斐在心中一遍遍想,感觉到彻骨的寒冷。

     七心海棠花不容易养活,是世间毒物之王。海棠花的眼泪,默默的流。它的主人,用自己性命换了情郎性命,死在了情郎面前。

归档:读书 | 标签: ,
  1. admin
    2012-05-24 16:08

    七心海棠,化为灰烬。

无觅相关文章插件,快速提升流量